蚌埠新闻网>> 深读周刊

“开了40年垃圾车,现在最快活”

-

2020-10-09 08:42     来源: 蚌埠新闻网
        

       ■话题背景 

刚刚过去的这个假期,是一个极不寻常的“十一”黄金周。不仅是因为“国与家撞了个满怀”,让长假达到了八天之久,更因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阶段性成果,让我们能够在常态化疫情防控下享受期盼已久的团聚、旅游、娱乐、购物、观影……这个假期,你是怎么过的?是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还是和亲朋好友把酒言欢?

然而,你是否留意,身旁那些坚守岗位的普通劳动者依然紧张忙碌,用默默付出守护着我们的欢乐祥和。他们和平日里一样繁忙,甚至因为我们的欢聚而更加辛苦。平凡的人们因为坚守而伟大,普通的工作也因为热爱而闪闪发光。“党报会客厅”邀您一起,认识两位节日里普通的“坚守者”,感受他们平凡工作背后的家国情怀。

蚌埠新闻网记者 郝玉琳/文 刘晨/图                                                                                                                    

【那天·那人】

10月2日早晨8点,天气微凉,在禹会区金伟·熙城观邸小区,“祝广大业主节日快乐”的大红横幅下,满面红光的马桂林师傅开着筒式垃圾清运车缓缓进入。车库门口的一排垃圾桶满满当当,除了平日里的日常垃圾,还有大量的鸡骨、鱼刺、螃蟹壳、月饼盒、酒瓶、饮料瓶、各种各样的食物包装……红彤彤、油腻腻地诉说着昨晚团圆宴上的推杯换盏、酒肉狼藉。

马桂林和同事一起下车,熟练地拉出满满当当的垃圾桶,推到清运车左侧,卡住卡槽,按动按钮,随着轻轻的“哐当”一声,垃圾被自动倒进清运车内。在这个长假的第二天,很多人还在梦乡里、风景中的时候,马师傅的工作和往常一样开始了,这样的动作,一整天里一般还要再重复300多遍,而在这个假日,则可能是400到500遍。

10点刚过,自己负责的三个小区还没清运完,车已经满了,马师傅快马加鞭地向“六公里”附近的禹会区生活垃圾转运中心进发,赶着倾倒,再来清运。因为假日额外增加的垃圾,原本11点半左右能完成的“早清运”任务眼看着要“加班”到12点甚至13点,马桂林却还是一副乐呵呵满足的样子,用他自己的话说,“开了40年垃圾车,现在已经是最快活的时候了,还有啥不满意的?”

“一开始那时候哪能叫开车”

记者:听说在单位里,您是开清扫车最久的“老资历”了,能给我们说说刚进单位时吗?

马桂林:我1981年进入的环卫部门,到现在快40年了。不过一开始的时候,那可不能叫“开”车。那时清运垃圾用的是小板车,什么样呢?大约两米长、一米宽,两个轮子,旁边焊着铁皮,前面带个把,有点像个铁箱子,靠人力在前面拽着走,我们俗称小板车。我刚来的时候就负责拉这个垃圾车,你说这能叫“开车”吗?

记者:那确实艰苦,而且人的力气总是有限的,一天垃圾清运能完成吗?得累成什么样?

禹会区环境卫生管理所清运员马桂林正在清运垃圾

马桂林:那时候年轻啊,我来的时候十八九岁,啥都没有,就是有股子力气呗。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那时城区小,填埋场就在新船塘那儿,我负责的区域基本上是现在的黄庄街道、南岗四路这一片。说实话那时候人的生活也简单,垃圾相对少,很多东西大家都不舍得扔的,比如用过的罐头瓶子、包装纸,都要弄干净了继续用。所以垃圾主要是一些烂菜叶、炉灰,黄庄附近因为回民多,就还包括一些牛羊下水。其实比车的重量更麻烦的,是路不好。那时南岗四路、玻璃厂这一片地势低、胜利路往北这边地势高,南岗四路到新船塘,我拉车这一路都是上坡道。而且路上四周都是草房子,进入居民区就全是泥地,哪怕大路上也很多坑坑洼洼,难走,费鞋。最好的路是铺了沥青的胜利路,但是那时候沥青质量也差,一到热天经常粘住鞋子、粘住车轮。其实晴天都还好凑合,最麻烦的是雨雪天,下雪就不用说了,走一步都要使出吃奶的劲,下雨的时候车轮经常陷到泥坑里,我们一组三个人费半天劲才能弄上来。所以一趟走下来,满身大汗、浑身酸疼、一身臭气不算,还有个感觉是早饭全都消耗空了。不过那时候好在年轻,一天三趟,也还能干下来。

记者:随着我们经济发展,条件肯定也是慢慢在改善吧?

马桂林:是啊!政府真的是很关照我们的,经济上稍微好点就给改善设备了。1988年前后,就买了一批小柴油车,我们叫“小蹦蹦”,有点像现在的小型农用车,后面带个斗。那个车开起来噪音非常大,人坐在上面很颠,但是至少不用走路了不是?没过几年又换了那种5吨的自卸式小货车。不知道你们年轻人有没有印象,那时候收垃圾是早晨五六点钟,进入平房区域后我们摇铃,大家听到铃响了出来倒垃圾,我们再用锹把垃圾往车斗中间翻,压实。楼房区域是专门的垃圾道,大家从楼上丢下来,聚在垃圾池里,我们用铁锹铲到车上。那时比之前已经好太多了,但是跟现在肯定也没法比。比如我们要翻、要铲,平房区居民要按时按点才能倒垃圾,楼房区域楼道里也有臭味。到最近这次换设备,就更省心了。现在都是专业的压缩式垃圾清运车,不洒不漏,不用人再铲、翻,而且城市发展,现在路也都平平当当的,太好走了。尤其最近这几年,以前的骑路市场全部改造掉了,连堵塞的地方都快没了,所以我说干了40年,从小伙干成老头了,现在真是最快活哪!

“节假日肯定是我们最忙的时候”

记者:您现在负责的区域是哪些?工作还有没有难点,比如车大了老旧小区不好进吧?

马桂林:我们车队每天负责5个街道辖区的生活垃圾清运和12条道路的洒水、降尘,还有工业园道路、马城镇道路的清扫、保洁、清运。车队总共要清运垃圾桶2000多个,我负责纬四街道,150多个桶,正常情况一般是每天两次清运,像现在节假日,或者特殊情况垃圾比较多,就要清运三次四次。现在唯一还有时候会麻烦的,就是小区里面偶尔有停车不规矩挡住路面的,或电瓶车乱停乱放的,那就要多绕一圈或者下去搬。老旧小区肯定是难进,我们就把垃圾桶拖出来倒,那就要费些劲。不过现在老旧小区非常少,这样的情况肯定也越来越少。想想以前的累,现在已经非常轻松了。

记者:您说的节假日清运增多是因为什么?特殊情况又是指哪些?

马桂林:节假日肯定是我们最忙的时候,垃圾量增大了。平时在外面上班的、上学的,都回来团聚了,家里做饭的多了、丰盛了,宰鸡、杀鱼什么的都会产生大量垃圾,而且每次过节,无论是粽子、月饼,还是其他礼盒,一方面有包装垃圾,一方面有吃剩的残渣。这几年不允许放炮又好多了,以前放炮的多,那过节我们更辛苦甚至还有点危险。炮纸一扫就是满满一桶,基本上都冒烟,还出现过把垃圾桶也烧掉了的情况,垃圾车冒着烟或者发生小燃烧,那就得靠人多观察,发现了赶紧找水给火灭了。像这次两个节遇到一起了,原本一天两趟或者三趟,现在上下午要各增加一趟了。这次节日8天,我能休3天,剩下5天都是这样。有时候忙得狠了,午饭就在外面吃个饼啥的。所以家里边也知道我节假日休不了,有时候也不能坐一起吃饭,都习惯了。特殊情况,就好比上半年的疫情期间呗。

记者:对啊,那时候大家都在家里,你们必须上班,而且垃圾是不是也有增加?那时候出门工作有顾虑吗?

马桂林:增加了。平时不在家吃的都在家做饭了,很多本打算返程的人留下来了,生活垃圾肯定多了。没节假日这么多吧,但是每天至少也要多跑一趟。你说顾虑,那肯定有,就我们在外面跑,而且这收的垃圾好多用过的口罩什么的,能不紧张?另外禹会区设了三个隔离点,每个点也会产生垃圾,这个垃圾分两块,隔离人员产生的有专人处理,工作人员产生的垃圾还是我们去拉。再加上那时候一些临时工离职,人手更紧,任务只能分摊给我们这些老职工。领导叫我在平时的区域之外再多跑个隔离点收垃圾,那我肯定没二话就跑。但是一开始心里肯定有点怵,可能也是因为心情紧张吧,我记得那时候感觉特别累。

不过政府防疫物资这一块给我们保障得好呀!我们在疫情期间,都是一天两消毒,车辆在门口消杀,进小区就发酒精清洗,口罩、84消毒液政府也一直发。另外还有爱心人士给我们送防护服、水、方便面等,所以慢慢就不怵了,疫情虽然在,清运可不能停,搞干净了才能战胜病毒对吧,我们就是这样想的。                                                                                                                    

深度阅读

全市剩余贫困人口全部达到脱贫标准
” 10月30日上午,市扶贫开发工作办公室副主任陈雷在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过去6年,我们采取超常规举措,以前所未有的力度推进脱贫攻坚,农村贫困人口显著减少,贫困发生率持续下降,解决区域性整体贫困迈出坚实步伐,贫困群众生产生活条件显著改... [详细]
脱贫| 攻坚| 超常规|
前三季度全市主要经济指标回升向好
主导产业发展平稳,全市六大主导产业增加值增速为2. [详细]
规上| 百分点| 增加值| 三季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