蚌埠新闻网>> 深读周刊

百年水利:万众一心缚苍龙

-

2021-07-30 07:53     来源: 蚌埠新闻网
        

蚌埠新闻网记者 郝玉琳/文 刘晨/图

【阅读提示】

“千里淮河穿城过”,“淮河水颂不完美好的生活”是著名当代词人阎肃对蚌埠的赞美。淮河,是我们的母亲河,哺育着亿万淮河儿女。但淮河也曾经是一条“害河”,在旧社会一次次造成饿殍遍野的巨大灾害。这条在历史上原是独流入海的河流,逐渐成了摆在刚刚成立的新中国面前“最难治理的河流”。

1950年6月底,又一场特大暴雨袭击了淮河中上游地区,持续半个多月不曾停止,雨水汇成了滚滚洪流,摧毁农田和村庄,埋没房屋。根治淮河水患这个千百年来淮畔人民望眼欲穿的期盼,更加迫切。

历朝历代“小打小闹”的局部治理无济于事,新生的人民政权在恢复国民经济、推行新区土改,保家卫国抗美援朝的同时,下定决心,系统根治淮河水患。从1950年10月政务院发布《关于治理淮河的决定》,到1951年5月《人民日报》发表毛泽东主席题词“一定要把淮河修好”。新中国打响了万众一心的治淮人民战争。

建设水库拦蓄洪水、开辟沿淮行洪区,开挖大型分洪河道,修建大量闸站,修筑入海水道……“拦、泄、蓄、分、行、排”方法综合采用,上游、中游、下游协同发力,千里长淮掀起一轮轮治淮高潮。经过七十多年治理,淮河流域基本建成了水安全保障体系,变“害”为“利”的淮河,逐渐重新找回了“母亲”该有的慈祥面庞。

蓄泄兼筹

从多灾到安澜

【典型回访】

打卡地:淮河南岸大堤西侧

“今年雨水真不少,这阵子淮河水势又涨了些,河面越来越宽了。不过大家都挺放心的,看这坝子上多少人溜达、带小孩玩。”正在大堤上散步的董新才77岁,聊起淮河洪水时说,自己有着两代人的记忆与体会。

“上世纪30年代,父母从山东老家逃难来到蚌埠,没有地,只能靠打点零工、摆小摊等为生。听母亲说,那时的坝子,比地面高不了多少,一下大雨就经常漫到堤外,北岸、南岸都是如此。”董新才说,“我还在母亲肚子里的时候,就又赶上一次。母亲怀着我、带着哥哥‘跑水反’,好不容易攒下的一点家产化为乌有,一家人靠着乞讨熬过了最难的几个月。后来母亲常念叨,那时家里没死人是因为自己天天念观音菩萨。”

蚌埠闸历经多次增扩建,已成为淮河上功能最齐全的大型水利枢纽工程

“其实拜佛念经能管啥事儿?这水不还是靠治吗?旧社会发水,咱家是幸运了没死人,可死人的家多了。现在也下大雨,老百姓咋就不害怕了?”指着近在咫尺的淮水,董新才继续回忆着,“我十来岁那年又下大雨,淮河又发水,那大家受灾就小一些,父亲在堤上亲眼见着危急时党员干部们带头往水里跳,连成人墙去挡,去护。再到后来,1991年又遭了很大的洪灾,有一阵形势好像也挺紧张,但是我们至少没感觉生命有危险。再到现在,去年我看水也不小,社区还组织干部上堤值班呢,我们老百姓该干啥干啥,生活受啥影响了?”

【史料数说】

淮河蚌埠段北岸长16.8公里,南岸长28公里。自12世纪黄河夺淮后,淮河水系紊乱,灾害频繁。民国27年(1938年)黄河花园口决堤后,淮河灾害加剧。清末至民国时期,当局和一些有识之士虽曾先后提出过一些“复淮”或“导淮”的主张和计划,但极少实施。新中国成立前,淮河蚌埠段的治理仅限于构筑土圩、土坝和低标准的堤防,抗御不了洪涝灾害的肆虐。

新中国治淮70多年来,淮河流域兴建水库6300余座,总库容329亿立方米,控制面积和防洪库容大幅增加。开挖茨淮新河和怀洪新河等人工河道2100多千米。建设各类堤防约7万千米,建成临淮岗洪水控制工程。实施行蓄洪区调整和建设等工程措施,淮河干流现有14处干支流蓄滞洪区,总设计蓄滞洪量122亿立方米,13处淮河干流行洪区,充分运用可分泄河道设计流量的20%-40%。实施淮河行蓄洪区滩地移民迁建和淮干滩区居民迁建,累计安置87万余人。淮河干流下游加固洪泽湖大堤,兴建三河闸,全面整治入江水道,开挖分淮入沂水道、苏北灌溉总渠,建成淮河入海水道近期工程,淮河下游排洪能力由新中国成立前的不足8000立方米每秒扩大到15270-18270立方米每秒。

较完善的流域防洪除涝减灾工程体系基本建成,具备抗御新中国成立以来流域性最大洪水的能力。由水库,堤防、行蓄洪区、湖泊、水土保持和防汛指挥系统等组成的防洪减灾工程体系,实现了淮河洪水入江畅流、归海有路,基本理顺了紊乱的水系,改变了黄泛数百年来恶化的局面。

【人物讲述】

邵光(市水利局办公室主任)

为什么历代王朝治水都没有多少效果,而新中国70多年就取得了如此成就?

1950年10月,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发布的《关于治理淮河的决定》,就确定了“蓄泄兼筹”的系统性治淮方针,以达根治之目的。在历朝历代的治淮过程中,也曾出现过一些分流泄洪的堤防工程和一些滞留洪水的蓄水设施,但始终缺乏对整个流域的统筹规划,断断续续的局部治理工程在整个流域的治理中显得收效甚微,“蓄泄兼筹”,则不再把眼光局限于一时一地,而是放眼整个淮河流域,上、中、下游齐抓,在上游修建水库蓄洪,中游蓄泄并重,在下游开挖人工河道入海。

为了贯彻全面治理的方针,治淮委员会诞生了。淮委设在哪?一开始有人提出要沿用国民党时期在南京的导淮委员会旧址,但南京并不在淮河沿岸,综合考虑迅速了解汛情、拿到第一手洪汛资料、调配物资等因素,11月6日,治淮委员会在蚌埠成立。新中国治淮的历史大幕,在蚌埠拉开。

同月,蚌埠圈堤第一期工程开工,首批民工6000人修复圈堤,加高培厚,堤顶高程超过本年汛期洪水位1米,断面标准同淮北大堤,至次年7月完工;修建涵洞4座,旱闸12座。蚌埠圈堤焕然一新。12月,淮河复堤工程全面开工。

肩扛背驮

“千里淮河第一闸”

【典型回访】

打卡地:淮河蚌埠闸

7月21日,蚌埠闸开闸泄洪。这座“千里淮河第一闸”,坚毅地驻守在淮河之上,在肩负淮水安澜使命的同时,尽展雄浑沉郁之美;这座“千里淮河第一闸”气势磅礴,如一条巨龙横锁西东、沟通南北;这座“千里淮河第一闸”,更是信息化与现代化管理的产物,早已实现自动化控制、观测和全视频监控,工程师们坐在中控室内就可以远程调度,有条不紊地执行各项指令,精准控制水位。

【史料数说】

作为淮河上历史最为悠久、流量最大、功能最为齐全的大型水利枢纽工程,蚌埠闸枢纽工程,肇始于新中国成立之初,辉煌展现在改革开放时期,在60年的历程中,战胜了多次淮河洪水灾害。

1950年,治淮成为新中国大规模治水事业的开端。在新中国进入第二个五年计划的1958年1月15日,治淮委员会向水电部报送了《淮河蚌埠闸设计任务书》。同年3月12日,水电部批复同意,淮河蚌埠闸即开始兴建。当时,正值全国“大跃进”及“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国家经济非常困难,粮食、建材极为紧缺。安徽省委指示,对蚌埠闸枢纽工程采用边勘探、边设计、边施工、边运用的方法建设。

党和国家高度重视蚌埠闸工程建设,邓小平、董必武等国家领导人曾亲临蚌埠闸工地视察,激励治淮大军。在特别艰苦的条件下,治淮先辈们用小推车运料,肩扛背驮水泥钢材,用自己的血汗把蚌埠闸建了起来。为了纪念治淮历史,在分洪道交通桥修建时,蚌埠闸管理处专门将建闸时打夯、挑土和推车等劳动场景雕刻在护栏上,烘托“一定要把淮河修好”的治淮号令。60多年来,蚌埠闸历经多次增扩建,如今已经是淮河上历史最为悠久、流量最大、功能最为齐全的大型水利枢纽工程,具有防洪、蓄水灌溉、航运、发电、城市供水等综合效益。

在防洪方面,蚌埠闸建成后,先后经历了1963年、1968年、1972年、1975年、1982年、1991年、1996年、1998年、2003年、2007年、2020年的洪水考验。

【人物讲述】

张占奎(蚌埠闸退休职工,中共党员)

我们水利系统有个特点,天一下雨,人家都往家里跑,我们水利人都往外面跑。每年汛期都是水利人最为忙碌的时候,要收集天气预报,关注雨情、汛情,及时将情况上传下达,为防洪、减灾、排涝决策提供最可靠的依据,并根据决策做好闸门的启闭调度。

1960年,28孔节制闸刚刚建设完成,启闭机房的情况简陋不堪,环境艰苦,开闸只能通过手摇式卷扬启闭机一点一点往上提,当时能熟练操纵运行的职工很少,我虽然还年轻,但已经是熟练操作者之一。所以一到汛期,基本都是连轴转,往往都是以闸为家,没轮到值班也常常放弃休息坚守在工作岗位上;晚上也时常加班加点,有时哪怕到了凌晨一两点,一个电话过来,就马上赶回单位。在一间间独立、简陋的启闭机房间来回跑,进行操作。先小跑着提起三孔闸门,再跑回来对闸门开度进行调整,之后再小跑着提起三孔闸门……直到确保28孔闸门都提到预定的位置。

现在,不仅手摇式卷扬启闭机开闸已成为历史,而且蚌埠闸还运用了通信、互联网、遥测遥控等先进技术,能够实现水情、工情信息实时采集,水工建筑物自动控制,作业现场远程监视,工程视讯异地会商等。

防洪排涝

“畅”出利害变迁

【典型回访】

打卡地:怀洪新河四方湖引河闸

晚霞绚烂,河水倒映着天边的火烧云,无数光斑荡漾在河面上。怀洪新河左堤的四方湖引河闸静卧在晚霞中,已经做好了排涝准备。一座座水闸见证了怀洪新河几十年的风雨历程,像一个个战斗堡垒,用坚强的身躯拦住了汹涌而来的洪水,守护着沿河百姓的幸福与安宁。近日,怀洪新河流域遭遇连续强降雨,部分河道超设防水位,干支流水位持续上涨。为有效应对强降雨带来的涝水和次生灾害,省怀洪新河河道管理局强化措施,科学应对,全力做好防洪排涝工作。

“人员、设备都已经到岗到位,进入应急状态。我们要继续及时分析研判雨情水情,科学调度各节点水闸,加强巡查检查,加强应急值守和信息共享,统筹做好防汛抗洪工作。”怀洪新河河道管理局的赵胜发局长正在进行部署。

【史料数说】

集防洪保安、排涝减灾、灌溉引水和水产水运于一身的治淮战略性骨干工程——怀洪新河工程,是蚌埠所在的淮河中游地区在“蓄泄并重”定位中的又一重大工程。

怀洪新河,上游起自怀远县涡河口以上6.7千米处的何巷村,下游出口为江苏省洪泽湖的溧河洼。主河道经由符怀新河、澥河洼、香涧湖、新浍河、香沱引河、沱湖、新开沱河、漴潼河、峰山和双沟切岭、下草湾引河等河段,河道全长125千米,其中在我省(全部在蚌埠市)境内95千米。

早在1971年2月,国务院治淮领导小组就把开挖茨淮新河和怀洪新河两条接力河道、分泄流量2000立方米每秒作为扩大淮河中游排洪出路的战略性骨干工程。当年茨淮新河开工,1980年5月全线通水。怀洪新河曾于1972年破土动工,但仅完成双沟切岭等工程投资5600万元,1979年停工缓建。

茨淮新河不仅要分泄颍河洪水流量2000立方米每秒,而且要高截黑茨河和西淝河上游7127平方千米面积的涝水。特大水年份,洪涝合流,取道捷径,长驱直入,高大快猛,由于上扩而下未建,无异于雪上加霜,客观上大大增加了涡河口以下淮北大堤、京沪铁路和蚌埠城市圈堤防洪压力。

开挖怀洪新河,在最高分洪流量2000立方米每秒的分洪效果之外,还可达到三年一遇的除涝标准,尤其不分洪的年份除涝减灾效益特别明显。在“蓄泄兼筹”的系统治淮方针统筹下,怀洪新河的作用明显,成为改革开放后我市最大的治淮工程。

据2003年第21期《蚌埠水利》刊登的《怀洪新河工程分洪效益简析》一文记载:“全面综合分析评估怀洪新河分洪效果,启动新河分洪,在取得社会效益(不淹城、不断路、不停电等)的同时,减少全市洪涝灾害损失达7亿元,获得明显的经济效益”。

人物讲述】

刘树新(时任副市长、省怀洪新河工程总指挥部副总指挥长)

“河南排,苏北堵,中间的皖北最受苦。”是以前皖北人民在淮河流域性洪水中的深切感触。在系统性的治淮工程之前,淮河从上游到我们中游本有一定落差,所以水排到我们中游相对较易,而我们中游段则地势总体平坦,所以中游的水下不去。在上游、下游进行“拦”、“泄”努力的同时,我们中游“蓄泄并重”的要点就是“畅”,办法之一就是开辟分洪道,为淮河干流洪水开辟多一条排泄渠道,这就有了接力茨淮新河的怀洪新河工程。

建成后的怀洪新河,不仅分泄淮河干流洪水,同时还兼顾了排除内涝、引淮灌溉、开通航运等功能。工程沿河筑堤,改变了澥河、香涧湖、沱湖等河湖天然形态,增加防洪保护面积680多平方千米。水系排水出路的扩大,建成的河道出口设计泄流量达到4710立方米每秒,大大提高和改善了原漴潼河水系1.2万平方千米面积(其中蚌埠3832平方千米)的排涝标准。(完)

深度阅读

圈堤路上建起观澜集市
蚌埠新闻网记者 何沛 文/图霓虹灯闪烁、美味飘香,人头攒动、有条不紊、整洁有序……圈堤路上悄然出现了一处夜市,“观澜集市”四个霓虹灯字样十分醒目。 [详细]
夜市| 集市| 观澜|
蚌埠九月份重大项目集中开工 黄晓武下达开工令
动员会后,黄晓武来到华润啤酒搬迁扩能项目建设工地,实地查看工程建设情况,嘱咐建设单位保证质量、保证速度、保证安全,确保项目早建成、早投产、早达效。 [详细]
项目| 开工| 黄晓武| 铝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