蚌埠新闻网首页 - 时政 - 视频 - 民生 - 社会 - 县区 - 图片 - 活动 - 论坛 - 数字报 - 公益 - 新闻专题 - 原创微信
首页 >> 县区新闻 >> 城区 >> 禹会区 >> 正文

吕宗运:“我啥都不图,只希望大家都平平安安”

2017年04月01日 11:04 来源: 蚌埠新闻网 字号: 复制链接 打印


     蚌埠新闻网记者 陈瑶

“有人问我图啥,我啥都不图,只希望大家都平平安安。”吕宗运说,别人有困难,自己能帮一把是一把,不值一提。

曾经住在禹会区迎淮社区信丰大院里的居民,几乎没有不认识吕宗运的,谁家屋顶漏水了、水管堵了、电路断了,甚至是家里操办红白喜事,都要喊上他去帮忙,不论何时都是随叫随到。吕宗运说,邻居们早就像是一家人了,家里人有事自己搭把手再正常不过了。

 

自从上世纪90年代末从一家校办工厂下岗后,吕宗运靠着给人加工塑料袋维持生计,光景好的时候,每月也只有一两千元的收入。但即使是如此微薄的收入,吕宗运还不忘挤出一部分生活费接济老邻居。

 

曾经与吕宗运家一墙之隔的王民生轻微智障,父母和老伴相继离世后,每月不到200元的低保金是其全部的生活来源。受智力影响,王民生的生活毫无规律可循,经常是早上出门,逛到肚子饿了才想起回家。每个月的低保金甚至支撑不了半个月,之后的日子全靠吕宗运接济。经常傍晚的时候,吕宗运家的房门被拍得砰砰作响,整个小区都能听见王民生叫嚷,“我饿了”、“我家没米了”。每当这时,吕宗运就会掏出五块、十块钱让他去买饭或者从家里取一些大米给他。

 

王民生家床上铺的、盖的都是吕宗运给他买的。只要天气稍微暖和,王民生一犯糊涂就会把被褥扔掉,冬天没被子盖,吕宗运还要再给他买。类似的“糊涂事”在王民生身上时有发生,吕宗运提起来也颇为气愤,可真要他撒手不管他又做不到,“几十年的老邻居了,他脑子不好使,我不跟他计较,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挨饿受冻。”

 

今年89岁的浦季康曾经也是信丰大院的居民,由于轻微智障,老人的记忆还停留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之后的人与事却完全想不起来,唯独对吕宗运印象深刻。老人一辈子没结过婚,无儿无女。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吕宗运成了他的唯一的“亲人”。老人一直称他为“小吕”,犹如喊自己孩子的乳名。做邻居时,吕宗运一直照顾浦季康,大院拆迁后,吕宗运为浦季康在附近寻了一家老年公寓,并亲自替老人搬家。看见老人的棕床因年代久远被压变了形,吕宗运又自掏腰包为他添置了一个新的床垫。邻居们看来,吕宗运几乎算是浦季康的“大半个儿子”,甚至比儿子更耐心、细致。

 

2015年春节前,浦季康散步时不慎摔倒,股骨头断裂。吕宗运赶忙送他到医院,二话不说垫付了医药费。老人住院期间,吕宗运忙前忙后,日夜守候在老人的病床前,洗脸喂饭、端屎端尿、擦拭身体、换洗衣物,以致很长一段时间里,同病房的人都认为这是一对父子。

 

 

2013年夏天,有着六十年以上历史的信丰大院赶上了蚌埠市的棚户区改造,吕宗运义务当起了联络员、志愿者,他忙前忙后、牵线搭桥,使得信丰大院的拆迁工作进行得异常顺利。如今,邻居们虽然都搬到了不同的地方,但还是经常会找到他。


0

[责任编辑: 王保童]